情报

目前胜出,盾冬,锤基,云亮,白鹊在磕中(ง •̀_•́)ง

【白鹊】天啦噜,居然是你!(上)

*意识流作品,下会不会出倒是不知道……
*白鹊向,宿舍里各种损友出没!
*大学里发生的事情










李白在床上翻了好几次身,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按下了几句话,但是思考了一会儿后又长按删掉,接着又叹气了好一会,突然猛地坐起,过了一会后又重重的躺下。

如此反复折腾了好一会,最终结果就是弄的床榻咚咚作响,躺在他下铺的韩信终于是躺不住了,伸出右手从床下摸索出一双臭袜子,然后毫不犹豫的往上铺一丢,同时捂住了耳朵。

“卧槽你大爷的韩二狗!!!这尼玛哪来的毒气弹?!!”

“你大爷的李傻子!!你知不知道你从刚才到现在折腾了有半个小时了??”韩信不甘示弱的骂了回去。

“这不是你把臭袜子丢到我床上的理由!!!”李白愤怒。

“这也不是你让我睡不着觉的理由!!”韩信咆哮。

“这也不是你们两个把我吵醒的理由。”一丝带有愤怒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对面二人颤抖了一下并同时闭上了嘴巴,躺在对面下铺的赵云此刻幽幽的说了一句:“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上铺突然的脾气……”

“赵云你认真的?”上铺的张良重重的敲了一下床板。

“……对不起我错了。”赵云毅然翻身装死。


过了会张良起床气总算有点散去了,然后他突然开口道:“李白,都十一点半了,你到底在弄什么呢?”

韩信感觉话题抓到了重点,疯狂附和:“就是就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扰民啊辣鸡!!”

“辣鸡,吵死你得了。”李白不屑,转眼看了会手机屏幕,神情突然又变得沮丧,活脱脱一个被丈夫出轨抛弃了的小寡妇。

“你到底怎么了啊?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乐呵乐呵。”韩信打着哈哈,从容的接住了李白丢下来的臭袜子。

“我觉得现在不是很想告诉你们……”

“那就闭嘴,睡觉。”此刻张良有声胜无声。


……

辣鸡张良。

“好吧其实就是……我找到那个每天在我微博下留言的粉丝的真实身份了。”

“你是说那个每天必定在你微博下配张小白菜图留言特别喜欢你的那小粉丝?”韩信皱眉,“哇靠说来她也真是很有耐心啊!我他妈几百年上一次微博刷动态的时候总是看到她在你的评论第一条,我甚至怀疑她是你开来捧自己的小号,她的ID叫什么来着……?”

“……智慧的白菜。”

“……哇那她很棒棒哦,给她鼓掌掌。”

“重点错了吧。”张良冷静的分析了一下,“那为什么你要去查人家的身份?话说你这白痴怎么查到的?这跟你今晚的神经行为有什么关系?”

“你们这样说我就很痛心了。”李白捂心口,随即又放下了手机揉揉眉心,“还不是新闻部那个小耗子么,今天突然神神秘秘拉着我说有好消息告诉我,我还以为又是什么唬人玩意儿,结果他居然说他知道那个白菜是谁了。”

“这个粉丝其实我也是很好奇的嘛,因为我每次写文他都是第一个评论,好像很早就关注我了一样,我就好奇问那他是谁,然后耗子告诉了我一个让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是程咬金?”韩信惊恐。

“我觉得是他还好说一点……”李白突然烦躁的抓了一把自己鸡窝头,“是扁鹊。”

这个答案明显令人始料不及,在场的人突然都蜜汁寂静,只有赵云愣愣的回答了一句“啊?”。

……赵云你不是睡了吗?

“没错,就是他。”李白突然笑了,纠结和欣喜的表情同时出现在脸上,“就是我喜欢的那个扁鹊。”








李白喜欢扁鹊这件事,除了扁鹊不知道以外,可能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李白和扁鹊刚开始不算很熟,但是也绝对不到陌生的地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扁鹊的态度突然变得明显了,只要有扁鹊的地方必定会出现李白的身影。扁鹊在上体育课,李白总是会不住地往窗外看,甚至还会被老教授给叫起来罚站――天知道教授是多么生气,连罚站这种低端手段都用出来了。

扁鹊做实验做到很晚,他也总是笑嘻嘻地站在他们实验楼下等他,一起散步回去吹个晚风。在图书馆的时候李白喜欢看他低头看书的样子,他的睫毛会微微垂下,带着点光,绿色的眸子专注地盯着眼前的医学书。偶尔他会抬头看一眼李白,眼里满是疑惑地看着这个面前书都没翻过一页的人。


没能察觉到李白心意的扁鹊,也不亏被称为医学系的高岭之花了。


即使都知道李白的心意,但大家却仿佛心灵相通似的,没有一个人告诉扁鹊或是去刻意提醒他这件事。没有人提醒的扁鹊,总是奇怪的看着那些偷偷对他和坐在一块的李白指指点点的女生,问李白:“她们怎么了?老指着我们?”

“没事啦小医生。”李白则是温柔的看向他,揉揉他的头发,“也许是好奇你的头发吧,毕竟不是谁都这样挑染嘛。”

“也许吧……”扁鹊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抛下一切沉浸在书本的海洋中。

李白笑笑,却不说话。







李白有时候会想,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呢?

是因为他黑发丛中一点白?还是因为那天帮他收东西时不小心碰到的柔软肌肤?又或是有一天看见他坐在湖边,眼眸中印着湖面的波光粼粼?

李白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即使是作为文学系的才子他也找不出词语来形容。他原有的才华横溢好像在碰到这个人的一瞬间就烟消云散,李白还想起那时候在医务室站在他面前脑袋突然卡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的时候,对面那肤色偏白的少年绿眸温润,清冷的声线直击李白的心头,他向他伸出了手,那手骨节分明,指甲圆润。

然后他偏头问李白:“你需要帮助吗?”

李白觉得那一刻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真好看。








就是因为这样,李白才会更加苦恼到第二天都是盯着黑眼圈的状态。

这不可能啊!他是上半年才有这个粉丝的,可他在今年的七月才第一次见到小医生,小医生怎么可能在半年里每天都回复他的微博而且还发我喜欢你这句话??他平时的举动可以说是每时每刻都在跟小医生告白可他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要真是小医生,那他这几个月来的行为不就很搞笑了吗?而且为什么还不跟我表白啊嘤嘤嘤……

李白觉得太烧脑了,他默默的趴在了桌子上,本来昨天晚上他揣着手机想问问小医生的,到想来想去都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问他说“你就是那个天天在微博下说喜欢我的智慧的白菜?”。

细想了一下的李白,觉得可能会开口跪。

他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在写报告的小医生,突然想起了昨晚张良的话。

“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肯告白?”


张良这话算是说到了他心里,只是……

不是他不想,只是他不敢。

他李白还是头一次在感情的事上变得弱鸡如韩信。


李白突然又很难受了,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咸鱼二字,本来俊朗的脸挂上了一抹忧郁,但即使这样还是有路过的学妹各种脸红拍照。

扁鹊写报告之余抬头看了一眼宛若咸鱼的李白,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废成这个样子,看样子是心情不好?不懂得如何安慰人的他仔细想了一想,然后学着李白的样子,手轻轻的放在他棕色的发上揉了几下。


李白被这突然的举动给吓傻了,硬是趴在桌子上没敢起来,心里如同有一万只草泥马跑过大声喊着“卧槽卧槽卧槽”。


“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扁鹊突然开口,“为什么?”。


糟,这么明显吗!李白速度调整了一下心态,立马坐了起来,露出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打着哈哈:“哎有吗?小医生你太敏感啦哈哈,其实我没事儿,真的。”


“是吗?可你看起来好像有事情要问的样子。”

卧槽我的小医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会察言观色了??看着扁鹊明显认真的神色,李白知道是无法逃避对方的问题了,他措辞了一会儿,总算想了个比较委婉的问法:“那个……小医生,你玩微博吗?”

“微博吗?我偶尔会刷一下,不过不怎么上。”

“那你……微博的ID叫什么?”李白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

“你问这个干嘛?”扁鹊倒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我……我想关注你嘛~互fo不?”

“可我不常用微博。”

“哎呀,没关系啦,我就想关注下小医生,不行吗?”李白说着笑嘻嘻地靠近了扁鹊,并不动声色的摸向了他的腰,暗叹手感真好。

没有意识到被吃了豆腐的扁鹊拗不过李白的攻势,只好从包里掏出手机划了几下看了一眼,然后告诉他:“ID叫智慧的白菜,你叫什么?”


李白风中石化,甚至忘了收回放在扁鹊腰间的手,连被扁鹊发现后一瞬间的脸红他也没发现,脑中只是疯狂的重复着昨晚韩信的一句吐槽。




“要是扁鹊真的就是智慧的白菜,那你不就是傻逼的猪了吗?”

评论(15)

热度(159)